首頁 美文

隱婚男另置“新家”,增值的房產應歸誰

(來源:網站編輯 2019-07-02 19:06)
文章正文
     隱婚男將一套房產登記在女友名下,之后,其已有家室的秘密被女友發現,故爾兩人反目。于是,隱婚男與妻子聯手,倒逼女友返還其房產,此時房產價格已經暴漲,產權最終應歸誰所有?
  未婚女網上覓夫婿
   研究生畢業后,朱婧在廣東省汕尾市一家企業擔任產品經理。每天忙忙碌碌她很快到了30歲,婚戀仍是空白。在家人的連連催婚下,社交圈很小的她,只好在某婚戀網上征婚。
   在眾多應征者中,一個叫趙子平的個人資料讓朱婧眼前一亮。他時年38歲,未婚,在汕頭市一家互聯網公司擔任IT工程師,年薪近20萬。雙方加了微信,交流非常順暢。
   一個星期后,趙子平趕來汕尾與朱婧見面。趙子平完全符合她的擇偶標準,高大健碩,陽光帥氣。趙子平盛情邀朱婧一起吃飯,朱婧打電話讓閨蜜過來作陪。飯桌上,趙子平與朱婧特別有默契,只要朱婧想吃什么菜,他馬上就推到朱婧面前。
   趙子平走后,幫著把關的閨蜜說她撿到寶了,鼓動她好好把握:“看上去比實際歲數小, 涵養也好,機會不容錯過哦!”可朱婧還是不放心,又讓在汕頭的朋友幫忙調查了一番,對方答復“確有其人,同事說他好像沒有結過婚”。
   2015年國慶小長假,趙子平邀請朱婧到汕頭游玩。正遇上朱婧突發急性闌尾炎,趙子平全程陪護,還讓醫院附近的飯店專門煨了雞湯,用湯匙一勺一勺喂到她的嘴里,病房里的一位大媽說:“嫁給這么好的男人,是你修來的好福氣!”那一刻,朱婧的心底涌起陣陣暖流。
   此后,兩人的感情如膠似漆,與日俱增。然而,朱婧等待著男友向她求婚,卻遲遲不見表白。2015年12月的一天,朱婧放下矜持追問他今后有什么打算,趙子平卻答非所問:“我會給你一個交待的。”朱婧反問道:“給我什么交待?你直接說明白!”可趙子平卻沉默不語,兩人不歡而散。
   2016年1月7日,趙子平讓朱婧帶上身份證件,說要為她辦理一處房產的過戶手續,還讓她帶上13萬元。這“意外的驚喜”讓朱婧積壓在心中的委屈,頃刻間煙消云散。
   原來,兩年前通過朋友介紹,趙子平出借75萬元給在汕頭市做生意的萬豐,約定一年半后連本帶息還款85萬元。可是,到期后萬豐卻無力還款,與趙子平達成協議,將名下位于汕尾的商品房作價96萬元抵償債務,趙子平則還需給他11萬元,另外辦房產證手續費2萬元。因趙子平手頭資金短缺,就讓朱婧墊上。朱婧仍有疑問:“為什么房產證上只寫我的名字呢?”趙子平話中有話:“以后你會懂得的。”
   于是,朱婧帶著13萬元辦理了房產證,感覺像天上掉餡餅似的,竟瞬間擁有了一套屬于自己的房產。
   男友為自己買房子足以說明誠意,朱婧立即著手裝修新房,期待披上婚紗做新娘的時刻。然而,住上新房后,趙子平仍閉口不提結婚的打算,被朱婧問急了,他就以忙完手頭的項目再說敷衍過去。
  夫妻聯手奪房產
   2016年11月20日,一位中年婦女突然找到朱婧大吵大鬧:“我是趙子平的老婆,我們的女兒已經上初中了,請你離開他!”朱婧不禁錯愕萬分,自己慎之又慎,甚至托人打聽過趙子平的婚姻狀況,怎么會突然冒出了老婆和女兒?
   面對滿腔怒火的朱婧,趙子平承認了一切。他原籍在陸豐農村,因為家貧,高中畢業就與大他三歲的林春蘭結婚,之后林家資助他讀了大學,工作后他一直對外謊稱未婚。“我對她毫無感情可言,肯定會離婚的,請給我一些時間!”趙子平再三央求,朱婧斷然拒絕。
   朱婧對自己莫名其妙做了“第三者”懊惱不已,趙子平的欺騙行為,不僅毀了自己的清白,還耽誤了她兩年多的時間,錯過了多次選擇的機會。更讓她生氣的是,趙子平多次來找她,厚顏無恥地要求與她繼續保持關系。朱婧迫不得已,從新房搬走。
   即使如此,趙子平仍不罷休。為避免趙子平的糾纏,朱婧向法院申請了人身保護禁止令。2017年1月,法院簽發禁止令,禁止趙子平在朱婧50米范圍內出現。接到禁止令的當天, 趙子平把電話直接打到朱婧的辦公室,氣急敗壞地吼道:“斷絕關系可以,你把房子還給我!”朱婧冷笑:“虧你說得出口,我的清白你怎么賠,再說,房產證上登記的是我的名字。”
   沒想到趙子平在辦理過戶手續時留了一手,他將萬豐以房抵債的協議書還保留著。他之所以在房產證上只寫朱婧一人的名字,既是為了打動她,讓她接受自己有家庭的事實,同時也是考慮,萬一將來與林春蘭離了婚,這套房產也不會被配偶分割。可沒想到事情穿幫后,朱婧個性如此剛烈,如今人財兩空,他實在不甘心。
   2017年3月,趙子平將房子的事向妻子林春蘭和盤托出。他告訴妻子,那套時值96萬元的房子,現值至少在120萬元以上。經過利弊權衡,林春蘭將對丈夫的恨放在一邊,將朱婧與趙子平一起告到法院,請求撤銷趙子平贈與朱婧房屋的行為,判令朱婧返還房產。
   “我完全贊同林春蘭的主張,房子是我們夫妻的共同財產”,同樣坐在被告席上的趙子平,不承認以欺騙的方式與朱婧談戀愛,而是朱婧明知其有妻室仍與其保持不正當關系。購買房產的款項主要是萬豐85萬元欠債抵償,朱婧當時雖然支付了11萬元差價和2萬元契稅, 但是后來的裝修過程中,他還付了15萬元左右的費用。這些錢屬于他與林春蘭的夫妻共同財產,他未經妻子同意,私自將房產贈與朱婧,侵犯了配偶林春蘭的合法財產權益。為證明自己的主張,趙子平向法院提交了與萬豐簽訂的《債務抵償協議書》等相關證據。
   綜合各項證據,法院認定房產主要由趙子平出資購買。于是,一審判決認為,趙子平因婚外情,將他人抵償的房產贈與朱婧,并將該房產過戶到朱婧名下,此行為違反婚姻法的禁止性規定,違背公序良俗的法律原則。林春蘭與趙子平系合法的夫妻關系,趙子平未征得林春蘭的同意將房產贈與朱婧,該房產屬于夫妻共同共有財產,故林春蘭請求判令朱婧返還房產并辦理過戶的意見,予以采納。但是,朱婧辦理產權過戶費用及其差價款13萬元,應由林春蘭返還。
  贈與房產應歸誰
   接到一審判決書后,朱婧欲哭無淚。趙子平采取欺騙手段,以談戀愛為名,圖謀不軌,不僅沒有受到法律的嚴懲,反而還從房產中獲得了巨額利益。可是,自己白白付出了名譽和時間的代價,卻落得竹籃打水一場空。思來想去,她向汕尾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。
   二審期間,朱婧提出,房屋由原產權人萬豐直接過戶給朱婧。該房從未登記在趙子平名下,即使認定趙子平以夫妻共同財產贈與的行為,也僅僅是對85萬元債權的自行處分。但是,趙子平隱瞞已婚的事實,采取欺騙手段與其戀愛,存在重大過錯,對此應當承擔侵權賠償責任。
   2018年8月,汕尾市中級人民法院綜合案件的實際情況,判決朱婧返還林春蘭、趙子平的房產對價85萬元。
   律師點評:合法的婚姻關系受到法律的保護,其中包括財產權利,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, 趙子平無權單獨處分家庭共同財產。因此, 趙子平贈與85萬元給朱婧的行為應屬全部無效, 朱婧應全部返還。然而,在房屋大幅度增值的情勢下,法院如果判決朱婧返還房產,勢必給隱瞞已結婚的事實、欺騙他人的趙子平帶來巨額利益,此種利益與社會公序良俗相悖,也與法律原則相沖突,故法院二審改判朱婧支付房產對價,符合司法的公平原則。
  編輯/纖手暖
上一篇:“最美護士”詮釋醫者仁心 下一篇:中國“好婆婆”,有一腔明明白白的大愛
標簽
熱門文章
首頁
評論
分享
Top
小鸡快跑老虎机试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