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美文

27年終找到走失弟弟姐姐認弟的養父母做親人

(來源:網站編輯 2019-07-02 19:06)
文章正文
  最心愛的弟弟丟了
   張梅紅1981年出生于貴州省貴陽市,父親張天剛在貴陽煤礦工作,母親全職照顧家。1987年,弟弟張超出生后,父母的感情陷入危機。小張超剛半個月的時候,媽媽離開了家,父親只能將襁褓中的孩子托付給親戚撫養。
   兩年后,父親再婚,繼母帶來了一對姐弟,父親也將張超接回了家,張梅紅和弟弟終于團聚了。冬天的晚上,父親找來一個打點滴的玻璃瓶,張梅紅用瓶子裝滿熱水,讓弟弟抱著捂在胸前,將他的兩只小腳摟在懷里,一直溫暖著弟弟。小張超也很心疼姐姐,知道姐姐愛吃豆沙餡的月餅,特意留給姐姐吃,張梅紅吃著月餅心里格外甜。那年冬天,一家人在火盆邊烤火時,小張超突然摔倒,右手撐到了炭火上……這次傷害造成張超小指和無名指蜷曲、粘連。醫生建議從他的臀部上植皮修復手指。然而,還沒等到做手術,更深刻的痛來臨了。
   1991年11月1日傍晚,張梅紅放學回家時,小張超正在院子里騎著他心愛的小單車。她想讓弟弟多玩會兒再回家吃晚飯,等她下樓叫弟弟回家吃飯時,小張超卻不見了。張梅紅四下尋找,爸爸報警并發動整個礦區的人挨家挨戶找,也沒能找到小張超。張梅紅痛苦、自責,怪自己弄丟了弟弟,不吃不喝懲罰自己。父親哭著求她吃飯:“我已請了一個月假,準備明天出門尋找張超,你這樣,我怎么放心走?”為讓父親安心找弟弟,張梅紅含淚端起了碗。
   此后每天放學,張梅紅都拿著印有弟弟照片的尋人啟事,貼到沿途的電線桿和樹干上,并四處打聽。一個月后,見父親一臉沮喪地回到家,張梅紅躲到房間里痛哭。不久后,警方查出弟弟被拐賣到福建永春,父親和警察去尋找卻無功而返,張梅紅的希望再一次落空。
  27年歷經坎坷不放棄尋找
   時光荏苒,張梅紅和父親從未停止過尋找弟弟。1999年,從貴陽幼師畢業后,張梅紅成了一名幼兒園老師。工作半年后,她聽說當導游可以帶團到全國各地,想到這份工作可以方便找弟弟,她便辭職考了導游證,應聘到中國青年旅行社工作。張梅紅結合自己和父親的長相,用軟件為弟弟合成了一張圖片,不論走到哪里,她都帶著這張圖,打聽弟弟的下落。與丈夫相識后,張梅紅坦誠提出:“結婚后,我想找到弟弟后再生孩子,因為找不到弟弟,我無法安心做母親。”丈夫被她對弟弟的感情打動,很理解地說道:“我聽你的。你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,我們一起找。”
   只要有機會,張梅紅總是盡可能接福建的旅行團,希望能踏遍福建的山山水水,找到弟弟的下落,同時也利用網絡加大尋找力度,常年堅持在多家論壇上發布尋親信息,還在央視《等著我》欄目報了名。不久,《等著我》的導演聯系張梅紅,說福建泉州的寶貝回家志愿者提供線索,泉州市永春縣一家服裝廠,有個叫黃東林的男子和張超的信息吻合。血樣比對后,確定是張超。
   2018年6月14日,在《等著我》節目現場,當被拐27年的弟弟出現在面前時,張梅紅沖上前抱住他放聲大哭,看到他右手的無名指和小指蜷曲著連在一起,她泣不成聲地說道:“對不起,弟弟……”張超也緊緊摟住了她和父親。
   之后,張梅紅帶著張超回老家,看他們小時候住的房子和玩的地方,說他小時候的趣事。她買來豆沙月餅,談起弟弟小時候給她留月餅的故事,含淚笑道:“弟弟,你知道嗎?這 27年來,姐姐一直不敢吃月餅。”張超淚流滿面,理解了姐姐對自己的牽掛和愛。他告訴姐姐,剛到養父母家時,他非常想家,晚上做夢時都在找姐姐和父親。張超說今后要在貴陽也買套房子,兩地居住,好好珍惜這份親情。
  感恩弟弟養父母養育之情
   相認后,張超告訴張梅紅,養父母對他特別疼愛,并為他付出很多,因顧慮養父母的感受,他隱瞞了認親的事情。得知這些,張梅紅說道:“姐姐理解你的心情,你不用為難,姐姐去替你說。”張超倍感欣慰。不久后,張梅紅抽空飛到福建。她的到來讓張超的養父母很是不安。見此,張梅紅誠懇地告訴他們:“叔叔阿姨,說實話,我之前也怨你們收養了我弟弟,讓他回不來家,但看到你們把我的弟弟照顧得這么好,我也釋懷了,真的很感謝你們像對待親兒子一樣疼我的弟弟。”
   此時,張超的養母黃媽媽再也控制不住,含淚告訴張梅紅傷心往事。原來,27年前,他們5歲的親生兒子失足掉進井里身亡。正在此時,有人找上門問他們,說要賣兒子,看到孩子和自己兒子差不多大,她抱著孩子舍不得放手,最終留下了小張超。黃爸爸拿出家里的影集,讓張梅紅看張超剛到這個家里時拍的照片。看到照片上的弟弟皮膚白凈,身穿西裝、腳穿皮鞋,張梅紅眼眶濕潤了,笑著說道:“弟弟在你們家生活得更好,謝謝你們。”黃媽媽拉著張梅紅的手,哽咽道:“老天可憐我,知道我兒子沒了,就給我送來了東林,他就是我的命啊。”
   張梅紅感動于老兩口對弟弟的養育之恩,她也給老人講述了自己和父親27年來尋找弟弟的艱辛,張超養父母聽了潸然淚下,都表示支持張超認親,讓他得到更多親人的關愛。他們的大義讓張梅紅動容,她真誠地說道:“生父母不及養父母大,叔叔阿姨,他永遠是你們的東林。我找到了弟弟,他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,今后我會像女兒一樣對你們。”至此,張超的養父母終于放下芥蒂,開心地笑了。
   2018年年末,張梅紅利用難得的假期再次飛到福建,帶著禮品看望弟弟一家。2019年2月,在接受筆者采訪時,張梅紅正和弟弟在桂林旅游,她說,自己去過很多地方,這是最開心的一次,因為有弟弟陪伴在身邊。現在弟弟在她的建議下,正在學習相關的培訓課程,希望多提升職業能力。而她因為找到弟弟,也終于解開了心結,今年計劃生個寶寶,與親人好好生活。編輯/劉洋
  90后昆曲傳人
   黃亞男1992年出生,5歲開始學習戲曲。當時父母給她報興趣班的時候,她其實是想學舞蹈的。但因為舞蹈班報滿了,就被教戲曲的老師“連哄帶騙”地拉進了戲曲班,從此走上了戲曲這條道路。
   2003年上海戲劇學院附屬戲曲學校全國招生,從2萬人中海選6000人,最后選出了60個人進行系統性培養。當時,她被學校推薦來上海參加考試,成為了昆曲的第五代傳人,師承“武旦皇后”王芝泉。
上一篇:中國“好婆婆”,有一腔明明白白的大愛 下一篇:隱居大山的夫妻,把木頭雕刻成最美的樣子
標簽
熱門文章
首頁
評論
分享
Top
小鸡快跑老虎机试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