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美文

令人相信愛情“美術眷侶”秀出最高級恩愛

(來源:網站編輯 2019-07-02 19:06)
文章正文
     在美術圈,出生于上世紀50年代的國家一級美術師尹舒拉和王少求可謂“紅人”。他們的紅不單是因為藝術成就卓著,更是緣于大張旗鼓“秀”出來的恩愛,讓人們看到這對神仙眷侶的愛情是那么真實美好。
  甌江邊的“土味情話”
   1954年,尹舒拉和王少求都出生在甌江邊的浙江省青田縣,也都有著極高的繪畫天賦。但家里兄妹7人的王少求只能靠自學,而是家中獨子的尹舒拉則有幸拜山水畫大家陸儼少為師,畫技突飛猛進,成為青田縣小有名氣的業余畫家。1978年,熱心的尹舒拉工作之余經常輔導美術愛好者一起學畫、外出寫生,王少求是其中之一。接觸中王少求發現,尹舒拉不僅會畫畫還會拉二胡,內心對他充滿了欣賞和仰慕,而尹舒拉卻對這個身高1米73的姑娘產生了別樣的情愫。
   這天,他借兩人獨處的機會對王少求說:“我喜歡上了一個姑娘,已經喜歡好久了。”王少求隨口問道:“誰呀?”“就是你!”尹舒拉篤定地回答。王少求在那一瞬愣住了,她逃也似的跑回在母親單位借住的宿舍,幾乎一夜無眠……此后,他們的關系若即若離,而戳破窗戶紙的卻是一個突發事件。1979年的一天,王少求不小心弄傷了手指感染化膿,但又不想讓家人擔心,就偷偷躲在宿舍養傷。都說十指連心,尹舒拉看在眼里痛在心上,一有時間就往王少求那里跑,尋醫找藥噓寒問暖,很快這事就被傳得滿城風雨。王少求的媽媽聽聞后,很是惱火,她皺著眉頭推開女兒的房門,映入眼簾的是:尹舒拉含著王少求的手指,正在用力吸吮,嘴角和痰盂里是吮出的膿血。媽媽陰沉的臉放晴了,女兒的眼光沒錯,這個男人值得托付終身。
   1980年,正當他們要談婚論嫁時,浙江美術學院的招生報名開始了。是結婚還是參加高考?尹舒拉舉棋不定,而王少求卻堅決支持他參加考試。在備考的日子里,王少求心無旁騖,只期望心上人實現夢想,可當尹舒拉以第一名的成績被錄取時,她的內心起了波瀾:他已是天之驕子,而自己卻是普通工人,她不想成為他未來的牽絆,便忍痛說道:“咱們還是算了吧!”她的話音剛落,尹舒拉道:“這個大學我是為你考的。如果你要分手,那我不讀了!”王少求感動得哭了。
   而王少求真正吃下定心丸是在幾個月后。她受單位委派到杭州出差見到了尹舒拉。尹舒拉不僅向輔導員報告了他們的戀愛關系,還鄭重地把她介紹給了已在浙美任教的恩師陸儼少。陸先生做東請王少求吃飯,作陪的是尹舒拉的師兄弟。那場宴席王少求至今銘心刻骨,因為她知道那是尹舒拉在宣告——王少求是我的愛人。
  恩愛就要“秀”出來
   尹舒拉和王少求結婚后,琴瑟和鳴、恩愛有加。尹舒拉出門和回家時都要親一下王少求,在他看來這是夫妻間的“愛情打卡”,而王少求很享受這份深情。休息的時候,尹舒拉則陪著妻子去踏青、爬山、游泳,還在夕陽下陪她追趕過鑲了金邊的云彩……愛情的滋潤下,王少求奮力追趕愛人的腳步,1986年考取曲阜師范大學美術系,之后又拜崔子范大師學習大寫意花鳥。學成歸來后,他們夫唱婦隨,一個善山水一個工花鳥,成為麗水地區的文化名人。到2001年,尹舒拉被評定為國家一級美術師,王少求也成為國家二級美術師。
   2002年春天,王少求以“自由畫家”的身份遷居杭州,同年底尹舒拉被調到浙江藝術職業學院擔任美術系副主任,將居所命名為“少求書屋”。尹舒拉每天上下班時繼續履行“愛情打卡”的儀式,王少求則將少求書屋打造成了一個集居所、工作室、沙龍于一體的精妙所在。名流同好們經常聚此觀賞近800年樹齡的老梅,品陳釀花雕,交流切磋藝術構想……
   他們的恩愛也因此在朋友面前“見了光”,人們從尹舒拉為妻子整理衣衫時的呵護中、從王少求看丈夫時癡柔的目光里,感受到了他們發自內心的彼此寵溺。有一個來此做客的女孩靜靜地看著他們,眼里充滿了羨慕,臨走時說:“我想象中的婚姻就應該如你們這般。”
   他們秀恩愛的進一步升級是2003年的春節。當時尹舒拉為群眾現場書寫春聯,他根據求對聯人的姓名,即興創作嵌名聯一揮而就,引得一干女生直呼“男神”。王少求看在眼里,回家后戲言:“今后我不喊你舒拉了,也喊你男神。”尹舒拉討價還價:“你本來就是我的女神,此后男神女神就是我們的專屬昵稱!”從此,少求書屋不時響起“男神,該用膳了!”“女神,我為你拉一首曲子”的呼喚,小屋里似乎連空氣都是甜蜜的。
   2009年,他們創辦了家庭雜志《少求書屋》季刊,主打欄目是“pk美人照”,主要刊發尹舒拉拍攝王少求的照片。尹舒拉用傻瓜相機和手機,以愛人獨特的視角,抓拍了王少求數以萬計的倩影:從小睡起身慵懶的背影,到越野車上酷酷的表情;從普羅旺斯小酒館的駐足,到巴比松米勒故居的晚禱;從自家院子老梅的花開花落,到可可西里的地老天荒……地域跨越了歐亞、美洲大陸。同時,還刊發友人抓拍他倆秀恩愛的畫面:摩納哥街頭的擁吻、塔里木河邊的熊抱、意大利街頭攜手同行的背影……這些秀在私家雜志的恩愛照片引來無數艷羨。
   而尹舒拉“變本加厲”要制造更盛大的恩愛秀。2018年4月26日,他親自從近萬張照片里選出30幅精品,舉辦了一場名為《我的模特我的妻》的攝影展,作為獻給妻子65歲生日的禮物。前來觀展的人們從這些光陰的映照里,讀到了大寫的“我愛你!”
  愛她就成全她夢想
   王少求有著一顆少女心,飛上云霄是她經常夢到的場景,尹舒拉決定成全她,2013年他陪妻子由教練帶飛了一次滑翔傘。奇妙感覺之下,王少求冒出了自己飛行的念頭,隨即要求學習飛翔。教練沒有同意。對于王少求的異想天開,尹舒拉也有顧慮,但他深知愛妻不達目的不罷休的個性,便跟教練“軟磨硬泡”,最終教練妥協了。2016年,他們來到滑翔傘基地,在教練的悉心指導和王少求特別刻苦的學習之下,僅僅三天“斗傘”練習后就實現了單飛,之后通過考試,得到了中國航空運動協會頒發的飛行證書。
   在此期間,尹舒拉一直陪伴著妻子,給她拍照、喂水、整理裝備;飛行時,尹舒拉始終拿著對講機,跟空中的“女神”保持聯絡,而王少求也在對講機中不斷呼叫她的“男神”,分享俯瞰大地的豪情,把恩愛揮灑在了天地之間。他們的恩愛也激發了空前的創作熱情,王少求的代表作《微山湖上靜悄悄》《沉睡的荷花淀》屢獲獎項,她成為當代最具影響力的大寫意女花鳥畫家之一;尹舒拉則以《遠山在呼喚》《金色池塘》等代表作,成為全國著名山水畫家。2017年,“大山可以挪開——尹舒拉繪畫作品展”應邀在巴黎舉辦。王少求也于2019年3月應邀到巴黎舉辦《中國段子——在巴黎聆聽中國故事》巡展。
   尹舒拉、王少求牽手近40年恩愛如初,大張旗鼓、理直氣壯地秀恩愛。因為在他們的心里,真正的婚姻就應該是這個樣子,他們要秀一輩子恩愛,讓世人見證他們的愛情。
  編輯/劉洋
上一篇:隱居大山的夫妻,把木頭雕刻成最美的樣子 下一篇:71歲姑娘梅耶的炫酷人生
標簽
熱門文章
首頁
評論
分享
Top
小鸡快跑老虎机试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