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美文

他們隔著一條銀河

(來源:網站編輯 2019-07-02 19:09)
文章正文
   前同事從小城來上海,想去安安家里坐坐,于是安安把地址發給了她。兩人以前關系還不錯,但如今多年未聯系,自然疏離許多。下班后,安安火速回家,剛整好三菜一湯,前同事就到了。
   相談之下,安安得知前同事弟弟在上海某醫院做頸椎手術,她是來照顧弟弟的,來安安家是想在她家住幾日。
   既然對方開口,安安只好客氣留宿。晚上,安安又胸悶了,只要家里有客人來住,她就各種糾結。上回,安安的妯娌來上海照顧生病住院的妹妹,曾在家里住了近二十天。這二十天,恰逢孩子面臨高考,安安熬到后來幾乎抑郁,竟徹夜無眠。安安的丈夫看著既心疼又覺得匪夷所思,“你心寬一點好嗎?就這么小的事你都要抑郁?你怎么這么脆弱?千萬別抑郁了,你想想,我對你這么好,小寶又這么優秀。”
   安安定定地看著丈夫,他們之間隔著一條湯湯銀河,怎么也看不清對方。丈夫不能理解她面臨的深淵,她亦不能理解丈夫對客人來家住那種發自心底的熱情。每年,丈夫家的七姑八姨們總因為一些事來上海幾次,每次都理所當然地住進安安的家里,從不拿自己當外人。他們嚴重干擾了安安家的日常生活秩序,更過分的是,他們還自覺參與家事。安安有次對丈夫的某個提議表示否定時,丈夫家人竟然當面說他怕老婆。以至于后來,家里一來客人,丈夫為了面子會時不時地擺出大男子主義做派。
   后來每每聽說有人來家住,安安猶如五雷轟頂。最碰巧的一次,同時來了三家親戚,沙發睡不下就在客廳打地鋪。吃飯坐不下,洗澡要排隊,安安的心臟都覺得快要爆炸了,從小喜靜不喜鬧的她睡不安,吃不下,白天上班都不知身在何處。
   安安以前在小城生活是絕少有人來家里住的,后來舉家搬遷到上海,就帶來這么一個附屬品。安安老公家的一個外地親戚一大家子來上海玩,住在她家,過了四五天還沒有走的意思。起初她還熱情接待,后來她終于裝不下去了,丟下一幫子親戚讓他們在家當主人,自己拔腿逃到娘家躲幾日。安安和同事訴苦,親戚來家住,底線是三天,超過三天,她就崩盤了,但老公不能理解啊,所以她只有逃跑。
   安安也想讓親戚朋友住賓館去,哪怕是自己買單,但親友們不肯,總說不用費那個錢,住家里好,好像他們住在她家是幫她省錢,是給她面子,和她親……對此,安安特別不能理解,難道理直氣壯地干擾別人生活反倒成了善意的表達?
   安安特別怕麻煩別人,逢年過節去婆家,都寧愿住酒店也不住在哥嫂家里,自己舒服又不打擾別人,一舉兩得。可丈夫不理解,他會說,家里有地方給你住,為什么要住外面?
   住酒店不住親戚家不是錢多少的問題,是觀念問題,關于這件事,他們之間永遠互不理解。
   難怪古人說婚姻要門當戶對,這意味著三觀合拍,生活習慣相似,相處就簡單。婚姻里不是說誰比誰嬌貴,也不是說誰比誰無私,而是,在漫長的相處歲月,如果兩個人從小生活背景不同,在某些事上,觀點會永遠相左,如夏蟲語冰,他們之間隔著一條銀河的距離。
  編輯/倪萌
上一篇:沉淀的愛情 下一篇:賣油餅
首頁
評論
分享
Top
小鸡快跑老虎机试玩